澳大利亚人施皮格尔曼的中医情缘

  新华社悉尼8月19日电 通信:我从中受益,因而我乐于分享——澳大利亚人施皮格尔曼的中医情缘

  新华社记者郝亚琳

  位于澳大利亚悉尼东部的波茨角是一个时兴前卫的社区。贸易中心肠带一栋白色五层小楼里,有一间中医针灸诊所,丹尼尔·施皮格尔曼就在这里坐诊。

  施皮格尔曼是土生土长的澳大利亚人。日前在接收采访时,他告知记者,他与中国文化结缘于十多少年前。当时,他到中国探访在上海复旦大学学习中文的妹妹。“那是我第一次去中国,我对那里的所有都很好奇,特殊是中国文化。”他说。

  那时,施皮格尔曼是一名搏击喜好者,但肩部的积年伤病重大影响他的施展。在尝试了良多医治手腕却收效甚微后,他想到了中医。通过针灸、站桩辅以西治疗疗,施皮格尔曼的肩伤逐步痊愈,他从此对中医发生了浓重兴致。

  “那段阅历让我大开眼界,让我看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。我真的从中医中受益,我也想在西方世界分享它。”施皮格尔曼说。

  他开始在悉尼中医学院和西悉尼大学学习中医,同时去北京同仁堂在悉尼的分店实习。一段时光后,他感到自己有必要去中国学习。“我想学得更多更深一些,我还想学中文、中国文化,于是我申请了去中国的大学学习。”施皮格尔曼说。

  他先在山东大学学习了一年的中文,又去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中医药理论和实际。他还去了武当山一年,同时学习针灸和中药常识,有时还去山里采药。施皮格尔曼以为,中医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,对现代社会也有很强的适用性。

  “古代人压力很大,经常肌肉或关节痛苦悲伤,针灸对此有很好的疗效。不仅是针灸,我信任中医的实践和对待世界的方法也有利于人体健康,由于它讲求做作更替、节令流转。假如你长年作息不遵守天然法则,就轻易引发健康问题。”他说。

  因为他的患者多是澳大利亚本地人,施皮格尔曼在同患者交流时,会用一些解剖学的概念或是形象易懂的比喻去说明自己的治疗方式,比方将筋脉比方为河流,不通则痛。针灸的实际后果也让很多患者放下了偏见。“我有不少患者刚开端都抱着猜忌的立场,但经由治疗他们会觉得身材产生一些变更,也会和我分享自己的感触。”施皮格尔曼说。

  施皮格尔曼有一个做了许多年的、先容中医跟相关文明背景的播客,最近他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也开了账号,筹备将本人在中国的一些学习交换所得放上去,他还斟酌持续去悉尼大学学习,研讨与中医药相干的中国古代典籍。

  “中医的一些理念有特定文化内涵,须要懂得中国文化才干更好地舆解它,但也有很多内容是其余文化背景的人同样能够懂得和实用的。”他说。 【编纂:田博群】